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斌 的博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

 
 
 

日志

 
 
关于我
夏斌  

著名金融学家

国务院参事、央行货币委员会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 新著有《中国金融战略2020》《十问中国金融未来》《危机中的中国思考》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2012年中国经济怎么办  

2011-12-06 08:43: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本文为我在1129日“2012世界经济展望论坛”上的讲话全文

各位上午好,大会安排我在世界经济展望论坛的题目之下讲中国的经济,我想肯定是考虑到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角色越来越重要。目前,国际金融市场上也有在唱空中国,或者说2013中国经济要崩溃等言论也不少。与此同时我也愿意告诉在座的,20多天前,我在英国伦敦拜访了英格兰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和金砖四国提出者奥尼尔先生,在与两位的会谈期间,他们似乎也都在关心中国的物价第三季度在下跌,都在询问中国会不会放松银根,所以这里面微妙的一些形势我们都可以认真琢磨。我想,2011年快过去了,对于2012年的中国经济怎么看、怎么办谈几点看法。

  第一,中国经济发展的主基调和发展的逻辑没有变。

    什么是主基调?我在67月份反复在媒体上说,中国经济发展的内在逻辑决定了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要趋缓,这一点从中央政府到各级地方政府到市场都应该认真的看到。刚才约瑟夫·斯蒂格利茨教授也谈了几点,我稍微再展开说两句,从外需看,在美国危机之后,我在国内曾经说过,市场上在讨论美国危机复苏是L型、V型、W型,我说反正危机之后,这几年美国再也不可能恢复到2007年之前的高增长,那种繁荣增长。现在美国的主流经济学家,美国政府官方的经济学家都已经感到美国经济复苏的艰难性,奥巴马总统的首席经济顾问萨姆西教授,他说危机已经过去四年了,都在担心会不会出现日本的十年。从欧洲看,我们担心欧洲可能会出现日本的十年。在这样的背景下,欧盟是中国大的出口国、贸易国,这个地区与国家,它的经济不振,对于中国的经济增长来说,我们在外需上不要抱有太高的希望,而且我们也看到,今年的第三季度中国进出口对GDP的贡献率已经为零,很多专家和机构预测,明年进出口对GDP的贡献率可能从零到负,这就是中国经济未来增长在外需这块所面临的形势。从投资看,在座的各位都清楚,我们这几年来投资的高增长多是合理的增长,同时我们也看到了中国房地产泡沫的压力。言外之意,对房地产这样的投资,我们在打击投机炒房的过程中,其结果是投资率必然会下来,很多人预测,明年可能开发投资16%-18%,今年肯定比去年同期增长的速度也要下降。因此,今后几年可能也会出现像危机前那样一种高投资增长的水平。从消费看,在中国社会两极分化比较严重的情况下,尽管政府在采取各种措施,解决两极分化的问题,但是,这需要一个过程,这就意味着中国消费的高增长也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因此从出口、投资、消费这三快来看,我们很自然的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今后的经济不能像过去,像2005年、2007那样保持高速度增长不太可能,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今后的逻辑。

第二,主基调基本不变下的宏观政策,应该必须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

前两年出现的经济发展势头还要持续下去,因此我们的货币政策必须是稳健的货币政策。什么是稳健的货币政策,我认为主要是确保实体经济,保持8%-9%的合理速度的货币供应,并不是一定要满足像过去那样一种两位数增长的货币与信贷的供应。也就是说,为什么要保持稳健的货币政策,我们说相对于危机前,我们的外需在减少,我们的高投资水平不够持续,而且已经形成了房地产泡沫,已经付出了地方融资平台隐藏的大量的风险代价。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前两年而言必须相对紧缩银根。

  目前中国市场中最为关心的是什么,就是主基调,就是明年的货币政策,但是我们要加强微调,什么叫微调,市场上有各式各样的说法和解释,官方没有准确的解释。我认为,微调并不意味着简单的放松银根,微调并不在于为放松总量政策,而是针对我们中国金融市场融资效率不高,我们在调控货币供应量的同时,又在调控贷款规模,又在调控社会融资总量等等,说明我们在调控机制上并不是有效的情况下,我们需要运用信贷机构政策的辅助来帮助实现总量稳健的政策。比如说对小微企业的贷款支持力度,比如说减税等等采取一些措施。我认为都是微调的含义。目前的宏观形势背景之下,房价已经出现变化的情况下,我反复说,微调并不意味着放松对房地产市场的调控,在这个问题上不要误读,也不要幻想,微调是针对融资体系的不完善、机制的不灵活而进行的一些补充性的制度安排。微调方面我也想讲,微调是基于宏观审慎管理的原则,关键是要用好动态的差别存款准备金率,也就是说,我们不要把微调局限于在存款准备金率是不是要下调,利率是不是要动这样一种思考与考虑中间。我说的是基于宏观审慎的原则,要处理好动态差距存款准备金率。现在的宏观调控,作为今天的银行来说,既要控制目标,又要控制M2,又要控制贷款总量,在去年以来我们又提出,社会融资总量的指标,实际上这三个指标都在调控互相映照。如何实施宏观审慎原则,其实,作为中央银行来说,是根据每个银行的流动性、杠杆在调整动态的差距存款准备金率,一个银行一个调整系数,就意味着这里面的微调空间很大。在微调中又不仅仅是关心市场的人知道,我们都看到了公开市场操作的工具,央行票据,从4万亿降到2万亿,都在进行微调,因为公开市场操作也在进行微调。所以,在理解明年的宏观政策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的过程中间,如何理解微调,我认为是一个关键的事。

第三,在主基调不变下的中国经济能不能持续稳定发展,关键在结构调整。

结构能不能调整过来,关键在财政政策。不要指望货币政策的松动,解决不了。财政政策是这轮宏观调控能不能坚持下去的关键,也是结构调整的关键。而基于中国目前的财政赤字状况,我认为仍然有实行积极财政政策的余地和空间,我们必须加快财政结构支出制度的改革,加快结构性紧缩的步伐,向战略型行业倾斜,特别是小微企业倾斜,向有助于扩大消费型的各种资助体系,包括社保、医疗教育等等。必须同时向结构调整和价格改革补贴支出倾斜,因为我们可能要看到今后的一两年内中国的物价在调控的压力下很大,同时其中物价上涨的一个因素是翘尾的因素也有劳动力成本、工资上涨等等决定了物价趋于一个温和的上涨阶段在这个过程中间如何保持低收入群体的实际生活水平不下降,政府要补贴到位,只有这样,才能保持我们的改革往前走,结构调整往前走,而不是简单的采取总量放松的政策。

  在实施积极财政政策的同时,在座各位也注意到,我一直在强调一个观点,就是我们计算财政以收定支,我们的收入有多少,我们不仅仅要算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的收支预算表,我们要算整个国家的收支表,我们拥27万亿净资产的国有企业,我们如何把这个资产盘活,如何提高他们的分红比例,如何把这部分资产真正纳入统计预算的国家财政表内,这是我们解决难题的必须往前走,当然,这已经在过程之中,但是幅度远远不够。

第四,能不能有意识地调整好房地产市场,是中国明年宏观调控的关键与难点。

现在的房地产市场已经形成,现在的房地产市场是连接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开发商、市场和老百姓的一大心结。同时,房地产的风险和土地财政、地方融资平台风险、银行体系风险,甚至与整个股市的稳定都已经连在一块,因为我们知道股市上的一半利润来自于金融机构。

  房地产市场怎么调,首先是我几年来一直坚持的观点,房地产市场发展方向是什么?国务院的文件提出,加快社会保障房的建设,另外坚决打击投机炒房。我的理解就是以消费品为主导,合理投资房还是应该的,但是整个房地产市场就是以消费品为主导,坚决打击投机。在调控的着眼点上,政府的着眼点在哪里?短期内基于目前的泡沫,直接调控房价。长期看,我认为中国政府用不着管房价,中国政府主要要建立起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的长期有效的制度,把这个制度建立起来。眼前调控的策略是什么?我在公开场合也说过,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不整,中国经济肯定出事,中国房地产市场整狠了,中国经济也出事,这就是现状。因此,我们应该在策略上准备慢慢消化房地产市场泡沫,准备再花一到两年的时间,在操作手段上针对目前的现状政策等一些措施,我们能不能用长效的市场税收手段逐步替代行政的措施,比如说,与其上房产税,不如上交易税,我们为了精确打击投机,投机环节在哪里?买房子、卖房子,在卖房子的环节精确打击,合理的投资不怕,当然具体怎么上,里面还有很多具体环节。两年前我说过,能不能根据第二套、第三套房以上,再根据房屋的持有年限上累积交不同的税。现在已经是不同的政策,现在各级政府有房价的行政限制措施,这些措施怎么衔接,行政怎么慢慢退出,市场税收怎么慢慢进入,要做好衔接、做好策略。这么大的中国,重庆、上海要上房产税,怎么办,眼前都是在试点阶段,都不是长远时期,所以在房产的策略手段上,我们要有替换。而在替换政策的时候,关键是要向市场传达明确的信号,不要让市场误解仍然在支持房价跌了,就是怕房价跌,变相的还在支持投机炒房,一定要明确政策导向,坚决打击投机炒房,鼓励适当合理的投资,但是,同时也应该对房屋租赁、管理条例要修改、出台如何有效控制租金过快上涨,能不能靠指导意见,能不能以保护房客、保护弱势群体为主要内容;总之,在房地产市场问题上。

第五,稳定明年增长,必须加快国务院关于新非工36条的全面落实。

可能翻译比较难,所谓新非工、36条,即去年国务院出了新的36条关于如何支持民营企业民营资本全面进入中国各个产业投资。在当前,外需急剧减少的情况下,我们在打击投机炒房,房地产投资明年会下降的情况下,要稳定增长,必须要有新思路,如果没有新思路,很简单,发展是第一要务,增长涉及整个社会稳定,这上面又要放松银根,我们简单放松银根往哪里放,这样的思路不变。

  我可以告诉大家,我曾经得到一个数据,在某个直辖市,全年的贷款规模36%给这个城市的前20家企业,这种状况不是偶然的。作为银行监管来说,没有任何一家银行违规,为什么银行的监管规定的贷款不准超过资本线的10%,作为一个大小不同的银行都没错,都坚守着规定,但是架不住大大小小的银行都傍大款,都到大企业中心去了。20家企业拿了全部贷款的36%,这就是中国目前的状况,就是我们融资体系没改善。所以,在这个背景下要稳定增长,必须要有新思路,要保持合理增长,怎么保持?我们靠计划经济是计划不出来的,必须开放市场。必须依靠市场的激烈竞争,对打破国有资本的垄断,因此,我曾反复呼吁,要加快入世国务院新非工36条,各个有关部门都要坚守社会的监督,来落实国务院的条例。一年多过去了,马上快两年了,怎么向老百姓交待?除此之外,没有其他路。同时,我认为,现实的中国又存在大量的投资需求,像今天手机消息说的,温总理说我们要鼓励医院改革,我们要鼓励投资,我们的医院、城市建设方方面面需要投资,同时中国又是一个高储蓄的国家,民间资本有的是,找不到出路,所以我们必须在鼓励民营资本、民营资金进入社会方方面面的领域要加快速度,这是解决明年保稳定增长的关键,而不是一个简单的放松银根保增长,社会资金有。

第六,我认为应该拿出战略勇气使国退民进,加快消费,来加快培育中国的大消费市场,来真正加快发展方式的改变。

这个观点我曾经也讲过,特别是在明年这样一个特殊困难的年份,因为明年的外部环境更加恶劣,明年绝对不能轻易恢复20092010这样的走法。投资又受机制的影响,外需受影响,要保持稳定的增长,要保持高就业率,必须扩大消费,我们想靠收入分配的改革,靠降低成本,凭良心想一想,靠目前收入分配改革的方案,靠现在这种速度解决成本的措施,在明年外部环境的影响下,保持国民经济相对增长很难,必须把消费搞起来,必须有战略勇气,看到中国政府手上还拿着大量的国有资产,我们瞄准2030年中国崛起的历史进程中间,中国的各行各业,我们算出他们的绝对与相对控股的比例之上,多余的股份逐步向市场销售,慢慢卖给市场、卖给老百姓。政府拿这个钱干什么,促增长、稳社会。我们有这个条件,我知道在这个方面有不同的想法,包括意识形态,我知道在这方面是有难点,但是作为一个学者我仍然呼吁,要解决中国经济发展方式的改变,我们必须有大的想法,必须有战略性措施,才能真正加快发展方式的转变。

  我的发言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更多分析,详见我的新著中国金融战略2020

人民币国际化:中国崛起的必然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18728)| 评论(9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